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澳门银河娱乐场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丑妻

时间:2017-04-14 15:57:51    阅读: 次    来源:澳门银河娱乐场
作者:流萤

何辉从监狱里面走出来已经三十出头了,早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爹娘这几年为了他的事没少发愁,六十多岁的年纪,却像八十多岁一样。能不愁么?一个独子被抓蹲班房,搁谁身上能睡的着觉。终于出来了已是八年之后。八年,黄花菜都凉了,和他一般大的小孩都会打酱油了。这又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谁肯嫁给他!

就有破鞋不怕扎脚的,何辉刚出来第二天就有媒人上他家提亲。可把爹娘激动坏了,给媒人让座端茶递烟忙的不亦乐乎。现在要结婚还能搭个末班车不影响下一代。可是一听媒人提的姑娘,二老有点迟疑了,何辉更是头摇的像拨浪鼔一样,不行,不行,坚决不行!媒人提的姑娘今年二十八了,叫李美娟,咋一名字挺美的,一看就本人,好多小伙子掉头就跑,这不从十八说到二十八,不是吓跑了多少小伙子呢?这李美娟天生一对斜楞眼,还有一个朝天鼻,嘴巴出奇的大,嘴唇厚,据说切了炒一盘子菜绰绰有余,头发也不爱打理乱的鸟能下蛋,又是一个外八子脚,走路一摇一摆像鸭子。有人夸张的说这个李美娟要是大中午的突然从青纱帐里出来准能把人吓死。他何辉是什么人,身高一米八,膀大腰圆,五官清秀,相当年也是名震八方的美男子。当年若不是为了村花大打出手,失手伤了村里的李二虎哪能落的这个下场。娶李美娟,她提着一百万也是不可能的!媒人没有理会何辉的态度,而是把何辉的爹娘拉倒一边咕咕唧唧的说了半个小时,直说的爹娘不住的点头,媒人才离去。等到媒人走后爹娘轮番着上场,娘说:“丑点怕啥,丑妻不惹祸,你没听戏文里说丑夫人俊贱人。”爹说:“这过日子丑点踏实,再说人家李美娟能干勤快,这两年在外打工没少挣钱,她爹她娘说不要她的钱都给她当嫁妆。”何辉说啥都不同意,急的他爹脱了鞋就揍他,她娘更是声泪俱下:“你说你还能找个啥样的,当年你要不是为了那个狐狸精,我们孙子都多大了?现在你刚出来要啥没啥谁肯嫁给你?人家不挑你就不错了,你还嫌别人?你就消停消停吧,让我和你爸少操点心,抱上孙子再闭眼吧。“他爹更是个火爆脾气干脆拿了条绳向房梁上一搭:“不同意也行,给你老子收尸吧,我也不活着看你丢人现眼了。”何辉一把抱住他爹哭着说:”我同意了,不行吗!“

何辉的婚礼办的不错,热闹,排场,特别是女方的嫁妆在方圆几十里路也是盖了帽了。全套的家电家具,洗衣机,冰箱,彩电,电脑,抽烟烟机,饮水机,生活用品更不用说应有尽有,听说新娘子还带来七八万呢,都说何辉这小子一步奔小康了。只有何辉像霜打的茄子,打不起精神。婚礼上喝的不省人事。这洞房自然也没有入。这李美娟也挺贤惠一句怨言也没有,第二天照样起来给公婆端茶倒水,生火做饭。何辉却是看见李美娟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躲着走。

小半年了别说碰李美娟了,何辉正眼都没瞧过她。李美娟暗地里不知道流了多少泪,不过这女子有一股倔劲相信金石为开,铁树开花。小半年过去了何辉的爹娘急了,儿媳妇的肚子咋没动静呢?问何辉,何辉头一拧”不知道“他娘实在憋不住了偷偷的问李美娟,刚开始李美娟还含羞不语。问的急了,李美娟说了实话”他从没碰过我“,这下把他爹娘气坏了,我们干等着抱孙子呢?你这兔崽子把我们当傻子晾着,不行,必须同房,今晚就同房。何辉真是哭笑不得,怎么办呢。一不做二不休,关了灯,上吧。人家说女人关了灯都一样,这话不假。别管丑的俊的,身上的零件都一样。没出半年李美娟的肚子竟然慢慢的大了,可把何辉的爹娘乐坏了。到医院一检查还是双胞胎龙凤胎。那个高兴呀,别提了。只有何辉心里犯嘀咕”别再长的想她一样丑死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李美娟生了,一对双胞胎顺顺利利的生下来了。何辉的爹娘越看越喜欢,简直跟何辉小时候一模一样,男孩帅帅的,女孩俊俊的。何辉看了也喜欢,自己终于当爹了,这一双金童玉女喜煞人了。看看躺在床上的李美娟,何辉第一次觉得她也没有那么难看,脸上泛着母性的光辉。

有孩子了,自己不能像以前那样混日子了。何辉和父母还有李美娟商量自己外出挣钱去。爹娘说去吧,媳妇孙子,我们帮衬着,照顾的好好的。李美娟依依不舍得说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家里有我呢,咱爹娘还有娃都不用你操心。何辉破天荒的大白天亲了李美娟一口,觉得媳妇虽丑还挺可爱的。

何辉和村里的几个老乡进了南方一家钣金厂,工资一月三千五,何辉觉得挺满足的,工作时间十二个小时,虽说长点也不算太累,就是哪天累了,一想起自己的那对金童玉女浑身又充满了力气。何辉打心眼里感谢李美娟。何辉从小就聪明进厂学氩弧焊他一个星期就出师了,焊的不次于他师傅,惊得老板直竖大拇指。老板有一个女儿在办公室管财务,老大不小了也没成家。这两天听她老爸在办公室里说起这么个人,很感兴趣,能让老爸交口称赞的是何许人呢?这一看不要紧,关了二十多年的芳心一下子打开了,这不就是电视上的那谁,那个《一仆二主》里的男主角吗?你别说,何辉和那人看起来挺像的,不过何辉比那男主角年轻多了,魅力四射。从那以后这丫头三天两头的上车间里跑,生活上对何辉嘘寒问暖,何辉一开始就觉察出来了。他也在感叹命运你说你咋不早出现呢?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老板的女儿生性泼辣,敢做敢当。她才不管那些呢,当听说何辉的老婆其丑无比更加信心十足了。对何辉展开糖衣炮弹的攻击。何辉这穷小子哪能招架了呢,眼看着就要掉进盘丝洞了。

李美娟在家感觉到了异样,何辉不再像以前那样三天两头的打电话问爹娘问孩子,有时候一个月也不打一次电话。她旁敲侧击的给何辉一块去的老乡打电话,感觉不对头。何辉的爹娘说:“你去把那兔崽子找过来,还没安稳两天,尾巴又翘到天上去了。放心吧有我们在这小子翻不了浪,我们啥时候都站在你这头,这几年你对这个家,对老人孩子的好我们都看得见,俺们不是忘恩负义的人。”直说的李美娟泪水涟涟的。为了孩子和这个家李美娟决定要会会这个不知廉耻的第三者。

李美娟到了何辉打工的地方,三人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会面了。刚一见面老板的女儿就笑出声来,“都说你丑,你比传说中的还丑。真是癞蛤蟆吃天鹅肉!”李美娟气得脸憋得通红,何辉抱着头蹲在墙角。稳住情绪,李美娟问何辉:“你要不要给我回家,爹娘让我来找你,孩子们都想你了。”别拿孩子说事,好像谁不会生孩子似的,你那孩子是不是和你一样丑!”老板的女儿尖酸的说。正在这时何辉的手机响了,是他爹打的何辉开了免提声音很大,老头在电话里非常生气:“你个兔崽子赶紧给我回来,不回来就给你老子收尸吧。”电话一把被老板的女儿抢走:“老东西别拿死吓唬人,告诉你何辉现在是我的人,他不会回去的!”话音还没落就被何辉夺了去,甩手狠狠的扇了老板女儿一记耳光,拉着李美娟就走。这样的女人太嚣张了,将来结了婚估计也没好日子过。

不能出去打工了,何辉在床上辗转反侧。李美娟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何辉,“这里是我没过门的时候存的五万块钱,不能打工就不打。我看好了,咱就在坡上养羊,现在羊肉贵着呢,我就不相信不打工咱们就不能活了。“说干就干,李美娟在坡上搭了羊圈,引进了优质羔羊,白天照顾羊的饮食生活,晚上在网上查找养羊的科学技术,等到羊喂大了,网上一发布销售信息,许多外地的客户都来这儿参观购买。好多人来了也没买上,就和李美娟签订了下一批购买合同。何辉现在也当经理了山南海北的到处跑,联系客户,引进种羊,每天忙的不亦乐乎。两个孩子跟着爷爷奶奶小嘴巴巴的甜,哄的两位老人每天开心的不得了。李美娟上报了,成了致富明星。一张大大的生活照刊登在报纸的头版,何辉越看越顺眼,有气质,那两片厚厚的嘴唇一笑开有一种岁月的静美!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6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